APPLAUSE

你是城市里的冷风
月圆之夜云海上的平静飞行
冬日里早已忘怀的绿意

我想永远爱你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 19-20

     我苦恼不已,遍体鳞伤,过往的不堪铸就了我。


★*19


门的打开通常是很可怕的,有时候尽管知道门里有哪些人,它开启的一瞬间还是如此可怕,尤其是那些不锈钢锁头带着长柄门把手的结实板门,打开的时候带着一声抽水马桶的决绝和赛马选手的风尘仆仆,好像这儿没有人会好好开门一样,能把门外坐着的人都吓得从位置上一下子弹起来。

开门那一瞬间科特脑子里呼啸着卷过这些想法,他差那么一点就瞬移跑了——而这他正在想一些有些亏心的事情绝对没有任何关系,绝对没有。

出来的当然是贝齐和医生,贝齐的手握拳撑在腰上,小个子的女医生和她又说了几句话...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 17-18

     “此刻我知道你的眼泪是一个预兆。”


★*17


“我没想过会在工作的时候遇到熟人,毕竟你知道这个工作……我热爱久别重逢,但是在这种场合,实在不怎么让人高兴。”快银坐在科特身边,后者怀里是打瞌睡的金发小姑娘,快银仰头喝了口水,“你还好吗?”

他的值班正好结束,这一个夜晚真是太长了,对于科特,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

科特其实不太好,只是这并不是一个倒苦水的档口:“还算好,医生说他没事了,那可能就是还算好。”

“我没问沃伦,他是个得了心肌炎的可怜人,不过我问的是你。毕业后你去哪儿了?”

毕业?科特还能想起他们的毕业...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15-16

    "你难道看不出我只是一个人类罢了,我也会犯错。请你看着我的脸,告诉我我们之间的一切都还和从前一样安然无恙。“


★*15


一到周五的下午所有的人都开始心不在焉起来,如果能听到所有人的心声,那一定是一首合声版的“感谢老天爷终于到周五了”,爱度华-蒙可蒂高中已经飘散着一股周末的懒散气息,这和斯坦顿岛西固有的一种清晰淡漠味道截然相反,总之年轻人肯定都开始躁动了起来。

对于快银和他的几个朋友来说,躁动是必然的,因为这个周末有另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最近这种事情也越来越频繁了——沃伦·沃辛顿,他们学校十二年级的变...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 13-14

   “有些人说谎为寻求奇迹,其他人则安静滑向癫狂。”


★*13


他们从爱丽丝·奎因家的餐厅外回来之后的一切开始于学校图书馆和玛丽·波平斯。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变种人在这个学校里的地位比那些书呆子们要高了不少(当然也就是从倒数第一变成倒数第二)。倒也不是因为他们在商店的停车场胖揍了一顿那几个闹事的家伙本身多么富有正义感,主要还是因为有好事的家伙拍了录像,那场面实在是太酷了,以至于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当科特从化学教室走回储物柜的路上,都能被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拍拍背:干得不错,伙计。

科特也依旧享受着...

😈+👼🏼+🚽
【也不知道怎么就有脸发😂】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 11-12

    “你让我变得疯狂,为你陷落。”


★*11 & ★*12


玛蒂娜问过科特,不止一次问过那个问题:“科特,如果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和你一样有神奇的能力,为什么你们不一起去拯救世界呢?”

这真是个好问题,为什么他们不去拯救世界,至少能去摆脱现在变种人如今所处的境地。科特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那里有张贝齐之前给他的名片,她现在是一个房地产商的高级管理,要怎么向玛蒂娜解释莉兹阿姨尽管可以一个人打翻七个壮汉,她还是得在工作日里处理会议报表还有签字的文件,一件都不能落下。

“拯救世界是个好主意,小姑娘,这世界也确实需...

【夜天使】难舍难分 9-10

   难舍难分 7-8 ←之前没看到的朋友们可以点击这个



他在梦里的时候听到一个鼻音很重的声音,那么一瞬间他没能认出那是谁。

“他又说梦话了。”她使劲吸了吸鼻子,鼻腔里像住了一头大象和一条蛇,“我没骗你吧,我每次到这儿来收拾东西碰见他他总是在说梦话……”

沃伦尝试着睁开眼睛,从这儿的窗户看出去是天空,那里除了白色的低平云层什么都没有,窗户外是各式各样的大树,他几乎一棵都认不出来。那些东西只是树罢了,他想道,只不过是路边的绿叶子大树,没有什么特别的。

有时候他会想起纽约,那里气温稳定在六十五度的时候树叶就会像发作一样疯狂...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 9-10

“我十一岁的时候我爹告诉我得去讨个老婆,不然我这一生都会孤独不堪。”


★ *9


门铃响的时候科特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他着急火忙地赶紧奔向门口,因为本街区只有玛利亚·安格斯会来找他,而后者会从敲敲他家厨房的门然后自己进来。如果有谁在前门按门铃,那可能是他家房子着火了。

“来了!我来了!”他依旧害怕突然开门会吓到来者,可是如果有房子着火了,那也不顾上那么多了,刻不容缓,科特想道,然后猛地拉开了那扇铰链快掉下来的木门——

审判日正是今日吗?

九月下午三点的太阳是世上排得上名次的宜人事物,科特家的前门朝西,有时他也在那张蓝漆掉成灰色的破摇椅上晒晒太...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 7-8

    “拉着我的手穿过熊熊火焰。”


★ *7


在给莱斯利双胞胎中的哥哥——他叫什么来着,本杰明,是这个名字——发完短信之后,伊丽莎白·贝齐·布拉多克转过头看了会儿她的童年伙伴,后者正穿着一件(极其)难看的黑色深领上衣,看着她打电话叫回来的佣人们收拾房子,神情十分惬意,他嘴角挂着一抹足够烫穿贝齐视网膜的诡谲笑容。

她脑子里不禁开始播放深夜新闻里派德里克·麦迪逊那老乌龟一样的声音:故事要回到老沃辛顿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

沃伦出生的时候一切看起来都好,他也有了沃伦这个祖传三...

【夜天使】我是如何遇见你老爹的 5-6

“过来宝贝别哭了,别让你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流干泪水。”


★ ★ ★ ★ ★ 


“你还好吗,我给你带了点我妈妈做的鳄梨牛肉三明治,这是西班牙语课的笔记。”她在病床边的那张小凳子上坐下,把有洗手池那么大的一盒三明治放在科特床边的床头柜上。

科特紧张局促地笑了,“谢谢你,奎因,感谢你来看我。今天李说她不能来之后我以为没人会来看我了,以及谢谢你妈妈的三明治。”

三天以来,科特对于眼前的现状有了几点了解:首先,爱丽丝·奎因不是沃伦·沃辛顿的女朋友,他们还在床伴的这个等级,可能有也可能...

1 / 3

© APPLAUSE | Powered by LOFTER